中文 / English
訂閱 加入基督監測站的收件人名單,你將會定期收到由我們的編輯同工搜集、撰寫的最新訊息與代禱事項。如果你願意加入,請點選連結到自動回信;或是寄一封寫上"STServ@list.christianmonitor.org"訊息的電子郵件到"subscribe chinese"。
首頁
禱告
電子報
頭條新聞
社論
訪問
新聞發佈
基督監測站成立經過
我們的信念
我們的同工
幫助我們
與我們聯絡
中華基督教福音協進會
朝鮮專刊
馬丁‧羅斯網站
身陷危難基督徒網站
更多連結
訪問
安德魯弟兄50年服事的回憶
1955年,一名稱為安德魯弟兄(Brother Andrew)的荷蘭籍宣教士隨團到了波蘭。在那裡他發現在鐵幕後面一個基督教會非常需要上帝的話語。當時安德魯弟兄﹝後來為世人所知的﹞送了一箱的基督教書籍,為開門(Open Doors with Brother Andrew)劃下了一個小小的開始。今天,50年之後,開門在超過45個國家堅固被逼迫的教會,支持基督徒傳福音給他們身邊多數未得救的人。他的自傳,上帝的走私者(God’s Smuggler),是國際上的暢銷書,已經銷售超過1千二百萬冊,並被翻譯成超過40種語言。其中記錄了他多次開著他的福斯車危險地穿越邊境,遭到KGB的追趕,還有安德魯弟兄為主耶穌而活的勇敢的旅程。安德魯弟兄在1997年獲頒世界福音團契的宗教自由獎 (the World Evangelical Fellowship’s Religious Liberty Award),他一生服事被迫害的教會,和傳福音的熱忱獲得肯定。

安德魯弟兄透過開門(Open Doors)的工作已帶領了這個機構到達大多數基督徒沒有去到的地方。他和各國基督徒的人脈也幫助每年在世界各國秘密地分送數百萬的聖經。開門已經在世界各地最危險的國家,透過座談會訓練了數以千計的基督徒牧師和教會領袖,在經濟上支助,並且有讀寫能力的訓練,和職業訓練。

在過去幾年,安德魯弟兄把焦點專注在伊斯蘭世界。他仍然有大規模的旅行,大部份到中東,他熱切地覺得伊斯蘭教的快速傳揚會是全世界基督教會將來要面對的最大的挑戰。

他的支誼和對上帝的愛讓他有機會和阿拉法特(Yasser Arafat),和巴勒斯坦的哈瑪斯(Hamas)以及黎巴嫩的真主黨(Hezbollah)領袖有秘密會面的機會。他是少數西方領袖中定期到這些團體中扮演基督大使的人。他和開門的艾爾詹森(Al Janssen)合著的新書,Light Force: A Stirring Account of the Church Caught in the Middle East Crossfire,記載了他在中東的事蹟。他也到天主教和哥普特東正教講道,打破了基督教的藩籬。

歷史最悠久,服事被迫害的基督徒的國際服事基構,開門(Open Doors),在2005年慶祝它的50週年紀念日。安德魯弟兄現年70多歲,和他的妻子柯莉(Corrie)居住在荷蘭。他們有5個孩子和4個孫子。
加州聖塔安那(7月14日,2005)- 當開門在7月15日慶祝它50週年服事被迫害的基督的歷史的同時,開門的創始人,也是暢銷書上帝的走私者的作者,安德魯弟兄回憶他過去、現在和未來的國際服事。
Q: 你記得當你在1955年7月15日帶著滿箱的基督徒書籍,搭火車進入鐵幕的波蘭時,你心裡的感覺嗎?

BA: 我記得那趟旅行的每個時刻,因為當時我是被共產主義者包圍著的唯一一個基督徒,我即將要去探訪一個我全然未知的世界。在各方面都是一個大開眼界的經驗。我發現一些教會和一個我們不知道的聖經社團。我也發現當時聖經非常地缺乏但是人心渴慕。在那裡一個牧師對我說,“安德魯,你能在這裡勝過10個最好的講道。”我知道我並不擅於講道,但是我可以在那裡成為見證!我從聖經社團的理事長,Enholc先生那裡得知,有些專門的走私犯,他們到他的店裡買了10本的俄語聖經,然後跨邊境走私到俄國就可以賺一筆大錢。我心裡就有了一個想法。如果不信者為了愛錢而願意冒這麼大的風險,那我們不是更應該到那裡去把聖經帶給蘇聯人嗎?那是撒在我心裡的第一個種子。

Q: 開門現在慶祝對受迫害教會的服事達50週年了,這是你原本認為可能發生的事嗎?

BA: 它已經發展到人們問我,“如果一切你可以再重來一次,你會這麼做嗎?”我說,不。它太大也太多責任了。幸運的是,上帝一次只讓我們看下一步要怎麼走,而且是我們能走的下一步。如果我們跟著做,上帝會看我們如何跨出這一步,然後再下一步。如果你接受責任,在靈裡成長,上帝將會告訴你下一步。但是是按著上帝所看見的未來。

Q: 你會怎麼回答向你詢問如何安排服事的年輕人?

BA: 總是要有勇氣讓自己被比你好的人包圍。對我來說,那是成功的秘方。那是你如何在宣教上更加強壯。那也是為什麼我覺得開門是強壯的。

Q: 你好像對事情現在的進展很滿意。

BA: 我覺得非常好。我還是認為我們有現代化的功能。我們只能按著我們有的生命和信心的大小來做。所以我對我們現在所有的有限的資源所能做到的事感到非常開心。我們對知識、資源和人都沒有佔有慾。我們總是為了基督的身體的好處而分享。

Q: 你怎麼看開門的未來?

BA: 不幸的是,我認為我們有驚人的未來,因為世界的衝突正在增加當中。

Q: 所以基督徒的迫害會增加?

BA: 絕對是的,整個聖經的末日神學和啟示錄都這樣教導我們。但是我們仍然寧可否認也不願正視事實還比較快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創了一個天空的派的觀念(“pie in the sky” concept),我們就可以逃避逼迫。但是上帝是獨一的神,在北韓、西伯利亞、蒙古、中國、或阿富汗的基督徒和我們這些西方國家或其他地區的基督徒並沒有不同的標準。我們必須準備好。我們必須和被逼迫的基督徒聯結並向他們學習。

Q: 你認為在迫害國家的教會會成長嗎?

BA: 當然在深度上會成長,但不一定是數量上。教會的力量不是決定於統計或數字,是它的影響力。如果我們在我們的社會沒有一點影響力,那為什麼要談教會的增長呢?數字並不代表一切。

Q: 你認為逼迫會來到歐洲和美國嗎?

BA: 是的,而且我們需要,有時候我想“上帝加快那日的到來”。

Q: 那你覺得那逼迫會是從哪裡來?

BA: 從伊斯蘭教,不是說伊斯蘭教是個威脅,它是一個挑戰,但是我們不接受這個挑戰。如果我們不接受挑戰,它就會變成威脅。有時候有些人來到我的辦公室,他們非常失望,“穆斯林已經買了另一個空教會,而且他們把它變成一個清真寺,那不是很可怕嗎?”不,那不可怕,可怕的是那個教會是空的。

Q: 你想要講的是?

BA: 教會需要接受一個事實,就是有受苦難的教會,並且要為了我們缺乏同理心和同情心而悔改。我們沒有照顧好彼此,而且除非我們那麼做,我們越來越惡化的文化將不會有任何改變,道德靈性降低,教會的影響力消失。

Q: 我們可以為受迫害的教會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是什麼?

BA: 我們的工作靠禱告興盛。當我們面對可怕的難題,世界各地的迫害增加但是教會影響力減少,以及基督徒從人人逃離的中東世界出走,要禱告。上帝在建造祂的教會,但是你和我必須幫忙。我們必須作見證,我們必須順服大使命,我們必須供給需要,我們必須去而且問我們可以做什麼。他們總是說,“請為我們禱告。”如果我們再問,他們可能會說,“給我們聖經,但是來,來,過來鼓勵我們以致我們可以待在這裡。”直到這件事能夠達成,他們才會離開。這就是開門的使命:像是痛苦的哭救,一個從上帝來的求救信號, “直到見主面,都要堅固所遺留下來的。” /I>

-Open Doors (14-07-2005)